《我如何度过这个夏天》没人躲得过这个讽谕

曾经有本小说创作入门,是这样写的:别让你的人物优柔寡断,故事里不需要这种不讨喜的角色。俄国片《我如何度过这个夏天》偏要把优柔寡断当作一回事。因为这样,故事产生了。

勇夺柏林影展三大奖的《我如何度过这个夏天》,是一出震撼人心的人性寓言。电影描述偏僻的北极气象站,老鸟、菜鸟气象工作者,在天寒地冻、杳无人迹的环境中,强迫共处。话不投机本无事,只是好巧不巧,祖国传来老鸟家人车祸身亡的消息,优柔寡断的菜鸟没法将真相说出口,只得默默隐忍、慢慢崩溃,随着情况失控,两人竟宁可猜忌、冲突,也不愿沟通。一道远从极地而来的雷达讯息,深深撼动着冰山脆弱的腰腹……

我曾经(或许现在仍是)也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对片中人的处境,感同身受得彻底。本片将普罗大众切身的人际关系问题,迁移至辽阔的北极,让观众顿时体会,原来,就算仅仅两个人,人与人的疏离问题,仍未曾稍减,大自然这个浩瀚的屏幕,正好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投影……,人性的脆弱、起伏,跌宕其间,危机竟也一触即发。切入点特殊、技术精准纯熟,加上两位男主角默契、气势俱佳的表现,融揉出一部不可多得、视野与场面俱是慑人的瑰丽杰作。

在这罕见人迹的极地,美味的鳟鱼成了一个完美道具。牠是出海的诱因、返航的骄傲,当你以为狼吞虎咽可解饥,偏偏鲠住喉咙比什么都要来得难受。一旦将牠挂上辐射出口,美食更无所不毒,毒到可让你自以为报了一箭之仇,却难逃心中谴责而及时吐实。

偌大北极可以一寸寸逼现人际关系的不堪一击,也能消弭两颗心孤寂的距离。片尾那个宛如成年礼达成的拥抱,着实教人鼻酸……毕竟表面化敌为友,却不意味真能是朋友啊!

如何度过这个夏天?夏天一词何其讽刺,明明是夏,冷冽至极。没有人躲得过这个讽谕,特别是远在大城的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