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春光》名叫自尊的地方

公寓春光

The Apartment / 美国 / 1960

导演:比利德

演员:杰克李蒙、莎莉麦克琳

奖项:奥斯卡最佳影片、导演、剧本、剪接、艺术指导奖共五项,威尼斯影展最佳女主角等。

I960年,奥斯卡将最佳女主角颁给当时病得死去活来、差点香消玉殒的伊丽莎白泰勒,得奖作《青楼艳妓》是属一属二的史上最糟糕影后。当年含冤落败的莎莉麦克琳说:「早知道我也去做个气管切开手术。」

奥斯卡迟了二十三年才补债她,我猜那段「遗珠」时期,为她抱不平的影迷都急慌了脚,担心莎莉电梯升到哪一层了,该不会最后真的想不开跳下来吧?

所幸,奥斯卡没全瞎,《公寓春光》没能将莎莉推上影后宝座,当年还是拿下了最佳影片。

基层职员巴德夜夜出借公寓给一大票主管金屋藏娇,一再用吹风感冒来换取升迁,再有个性,最多也只能私下抱抱怨。至于电梯小姐芙兰上班偶遭咸猪手,撂话电梯夹手很危险,却也不被当一回事——两个大楼底层的小人物,互有好感,偶尔碰面谈笑取暖,直到一天,巴德却发现,芙兰正是高层主管薛德瑞克的偷情对象……

较之比利怀德前一年眼界前卫的《热情如火》,《公寓春光》是部较沿着社会意识贴心游走的趋势之作,从壮观的百人办公室到寂寥的酒吧调情,本片沾黏了面积不小的当代气息。比利怀德针砭的、同情的面向,固然忍不住推得更广,却也较怀德同样斩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失去的周末》(1945),要来得亲民。

谁抗拒得了杰克莎莉双人组?《热情如火》或许是杰克李蒙的演技巅峰秀,但《公寓春光》莎莉硬是温柔又懒懒地跟他杠上,尤其一场伤感戏,芙兰圣诞节被情夫薛德瑞克以钞票打发,从心碎到仰药自杀的一大段,比利怀德给了她中景长镜头’透过莎莉「从女孩变女人」的崩溃层次,本片神奇地蜕化出当时好莱坞极其罕见的女性电影质地。

《公寓春光》跟大量剧照搭在一块,算是个很违和的片名,明明电影中充斥大堆电梯、楼厦,片名却是The Apartment。

于是你可以说,这栋办公大楼就是一幢功利至上的大公寓,巴德与芙兰唯有抛却体制,才能迁回那个名叫自尊的地方。片尾,跨年之夜,看着芙兰冲往巴德住处,两人并坐沙发,宛如来到新家,发起扑克牌,相视而笑。若你我也能像他俩一样洒脱,那该有多好。

或许《热情如火》片尾的双人爆点太经典,依样画葫芦的《公寓舂光》注定无法与之匹敌。想来想去,本片最值得称颂的部份,大概还是莎莉麦克琳的演技了,这位60年代首席喜剧花旦,收起了惯用的搞笑伎俩,用更深沉的线条,描画了当代女性强颜欢笑的抑郁图像。

唉,可恶的薛德瑞克,可恶的劈腿已婚男丨霜雪点点,飘落芙兰脸庞.害她 变成雪芙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