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厂的女孩》忐忑与算计

火柴厂的女孩

The Match Factory Girl / 芬兰│瑞典 / 1990

导演:郭利斯马基

演员:凯蒂欧提南

奖项:柏林影展新电影论坛奖等多项,欧洲电影奖最佳影片提名。

 

许多人基于2002年戛纳影展大放异彩的《没有过去的男人》,才挖出其他郭利斯马基电影来看,我为其中之一。比起郭氏巅峰,接近开端的1990年作品《火柴厂的女孩》有着功能性强的主视觉:火柴厂。

是规律、枯燥,也是危险。

伊莉丝,一位火柴厂女工,薪资被贪得无厌的父母按月榨个一乾二净,偷偷买套洋装都要换来耳光清脆一枚。直到偶然上酒吧与一名帅胡子萍水相逢,本以为遇上真命天子,无奈对方只是寻芳客一员。伊莉丝中标怀孕,后被一张支票打发,气到意外出车祸……面对一连串狗屁倒灶蠢事,她决定以对鼠药一次了结。

这简单得十分钟就可以讲完的故事,一开始话极少,一切声语由歌曲与电视

机替代’在第十三分钟,首句话终于出现时,观众除了松下一口气,郭氏风格

也立于不摇之地。

先透澈理解成名后的郭氏风格后,再回头来看《火柴厂的女孩》,你我可能会觉得「不够鲜明用力」。但站在1990年的角度来看,《火》片就像固执燃起的一把火,风格的砌造,简约、写实、寓言三者间的斟酌、微调,宛若实验室里默默进行的大发明,其简洁、剪贴的质感,愈发逼现人性的复杂缱绻。

放眼现今影坛,尚皮耶居内、魏斯安德森的标尺美学我们都不陌生,然而郭利斯马基的略胜一筹,在于那埋设于简约下的荒谬与低调,人们礼貌、拘谨、无语的背后,埋藏丑恶、良善的一线之隔。

风格的建立,本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看看后进《端书爱记》模仿郭杣斯马二模仿到一个不知节制,视觉上固然做出更卡通化的组凑,但郭氏荒谬中蕴含的人性风景,才是复制不来的美学高度。

本片有太多讨人喜欢的影像设计,比方伊莉丝落寞坐于撞球桌「两球一杆」前的阳具隐喻。情人一封信送到|犹豫该不该拿的那几秒’亦停顿得恰到好处。我常想,《火柴厂的女孩》如果是部美国片,女主角不二人选会是西西史帕克。凯蒂欧提南外貌特色鲜奇|从拘谨羞怯|到玉石俱焚的不动声色,直让人想起西西过往的演出。郭氏老班底凯蒂欧提南宛如哈哈镜版本的西西,浑身封闭紧绷的喜感,彷佛身后藏有一枚气爆开关,闲人勿近。

这部早期的《火柴厂的女孩》也许不像《没有过去的男人》或《温心港湾》那么完熟、那么理所当然地挂上墙面供人朝圣。它有着摸索风格的忐忑与算计,有着忐忑之余盖也盖不住的透澈诊断,足证郭氏风格的奠定比巅峰要来得值得玩味。

尽管最后一幕,伊莉丝她……唉,不说也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