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跟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短篇小说《温顺的女人》(A Gentle Creature)有什么关联?

问:这部电影跟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短篇小说《温顺的女人》(A Gentle Creature)有什么关联?

严格说来,除了名字,其他都不一样。我要说的是一个「温柔女人」的故 事,但并非杜斯妥也夫斯基小说里的那种「温顺」概念,也不是俄罗斯传统意义上的「温柔女性」。相反,我倒是借用了杜斯妥也夫斯基另一本小说《群魔》(Demons)里的「蟑螂」,也就是文末在盛宴上朗诵的那首诗。 此外,电影中也有很多向果戈里以及谢德林等其他作家致敬的影子,杜斯妥也夫斯基向来对于「屈辱」、「失去尊严」,以及由此开展的人际关系,有着浓厚旳兴趣。但我的关注点却在完全不同的领域上。我并不是要做一个关于受压迫与欺凌人的心理学分析,而更多的是讨论什么样的环境、或是习性,会制造出这样的人物。我们对 【残酷的温柔】女主角一无所知,只看到她所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并知道她必须在这样的环境下求得生 存。

如同杜斯妥也夫斯基,我也觉得我白勺故事应该被称作奇幻故事」,在电影中,受害者依然是受害者,但压迫者却不是简单刻画为某个角色,而是以另一种的角度来呈现:施虐者的人格特质,被分配到了许多不同的角色,并对受害者心里造成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从这个层面来看,电影里的 女主角并不是个「温柔」的人,她只是个被生活所迫、不得不顺从的悲观女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