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者》魔鬼就在你身边

冒充者

The Imposter / 英国 / 2012

导演:巴特雷顿

奖项:英国独立电影奖及堪萨斯等多个影评人协会最佳纪录片,英国影艺学院最佳首部电影工作者,相关提名多不胜数。

跟朋友聊起《寻找甜蜜客》,我扫兴地说:「其实这部片没有很打动我。」

「你事先知道结局吗?」友人问。

我摇摇头。

霎时间,我想起了《冒充者》。

纪录片,既然拍的大多为既知事实,主题大可从百科、视频上找到或广或细的数据,那观赏纪录片,脑海留白几尺几寸’又是最佳焦距?

1994年,美国德州寻人数据库多出一个名叫尼可拉斯的十三岁失踪少年。三年后,尼可拉斯极其诡异地在西班牙被宣布寻获——姊姊飘洋过海至异地将他接回。尼可拉斯与亲友重聚,热泪夺眶而出……

上面几行概述,略过了既知真相。

电影要说的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本片主人翁佛德烈克布尔丹曾多次冒充不同失踪儿童,他号称自己受到虐待、洗脑,甚至眼珠遭注射不明药剂导致由蓝转褐。他的「完美说法」骗过一个又一个关键人物,当然也有例外。讽刺的是,信之不疑的,都是尼可拉斯的家人。

电影毫不兜圏子,一开始就将镜头逼紧佛德烈克那双狡猾、轻浮的双眼,摆明这是桩只手完成的跨海驱局。狐狸主角和尼可拉斯家人的双线表述,交错得扣人心弦,仿戏剧的演示法固然细腻,但反倒不及佛德烈克本人那双利眸要来得让人惊悚了。

佛德烈克回到「家」,遇到尼可拉斯的哥哥。

「他不觉得我是尼可拉斯,也不假装我是尼可拉斯,他只跟我说声:『祝你好运!』便离开了。」

《冒充者》事件本身骇人听闻的程度,要高过影片美学指数多一些。导演巴特雷顿本是个纪录片催情能手,揉捏素材时,他显然早意识到手上握拥一团魔鬼土,他渗透人性弱点,将「就算天衣有缝,人们也视而不见」扶正为电影的主基调,对节奏的拿捏也比太多纪录片都要来得意气风发。

将事件的奇观层次,剔除鱼刺,切理到呛辣美味,是优点,也是局限。导演运用受害(骗)者的惊诧连环爆,来冲激出一个高潮结构。步调上固然引人入胜,也易让人高估其美学价侦。

说穿了,这天才骗子既不像《神鬼交锋》极需暖抱,也没有到观众有义务为其精湛演技而鼓掌的地步。佛德烈克布尔丹对镜头的剖白,带有「完胜之后」的说书气质,甚至表演性质。他有没有将自己演得更邪恶?又或者,导演特别挑拣了别具魔鬼风采的段落,来强化事件的诡谲性?

用一个较激情的方式,来创造你我对这个「美国史上第一个成功顶替失踪儿童的人」的认识。而这稍重的力道,令不否认本片拍得不错的我有着些许反感。

又或者,这桩事件吓楞受害者、吓傻观众,却没有吓到导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