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女惊魂记》惊悚到几乎闹鬼

盲女惊魂记 Walt Until Dark/美国/1967

导演:泰伦斯扬

演员:奥黛丽赫本、亚伦亚金

奖项:奥斯卡、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提名。

60年代以前,美国惊悚片女星,演技很容易找到齐头式的准则,反正就是逃逃叫叫。恐怖片女星则毫无露脸机会,因为脸大都被巨型蜘蛛给遮了。

直到1967年,奥黛丽赫本离开爱情喜剧温室,摸黑走出一条新路。

摸黑,眼前一片黑的那种黑。《盲女惊魂记》剧情描述苏西的老公山姆在机场被陌生女子硬塞不明洋娃娃,四名男性歹徒循线追来,先将山姆引到天边,再千方百计胁迫苏西交出藏有毒品的娃娃。随着黑吃黑,惨死角色慢慢追过演员表的一半,最后苏西能否躲避黑暗中的杀身威胁,化险为夷……

从头到尾我们就是看苏西如何把险给夷平,外加提防邻居小屁孩葛萝莉亚的瞎搅和。尽管片尾屁孩立了大功,但事件也因她乱拿而起,外加警吿一支。

一反「看第二次就不会吓到」的惊悚片铁律,《盲女惊魂记》堪称奇趣特例,我问过一些网友,大家都说:「爱不释手,一看再看,次次尖叫。」这不得不归功于改编自舞台剧的本片,高程度保留了剧场式的场面调度,走位的纯粹,让冷空气得以在一往一来的对白里扎实抽氧。

就苏西一角来讲,或许角色情绪面向不如赫本过往诸如《第凡内早餐》来得多元,但这本不是一个「表情至上」的角色,尽管走位较为封闭,但盲人举措的高说服力,在在凸显出赫本作为演员的用功、称职。这个表演成功紧扣住了你的「假定」:假定我是苏西,接下来该怎么办?

论居家用品,《盲女惊魂记》甚至比《美女与野兽》还高竿,一件件灯泡、电话、花盆,都成了决定情节的关键道具,尤其是那台旧式电冰箱,抢眼得不得了。这对当今看惯花巧机关的观众而言,反有一股土法炼钢的莫名引力,炼到后来,她与大坏蛋亚伦亚金的你死我活,只能说吓死人,惊悚到几乎闹鬼。此外,朴实的美术陈设,可喜地保留了当代中产阶级的住宅风格。剧场精神的贯彻,夸张的暖系打光,是它可贵的固执,也间接擦身奥斯卡改编剧本奖,殊为可惜。

继《窈窕淑女》事件,赫本不信邪,二度接演茱莉安德鲁丝失之交臂的角色,总算拿回应得的奥斯卡提名1却败给不痛不痒的《谁来晚餐》。

如果说1967年《毕业生》、《我俩没有明天》连手掀起新美国电影精神,那夹随赫本宣布息影的《盲女惊魂记》,俨然是旧时代的工整挥别。

它耐得住寂寞,称职地牺牲掉某些环节,完满了张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