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血暴》出另一种死法

《冰血暴》

Fargo / 美国 / 1994

导演:柯恩兄弟

演员:法兰西丝麦多曼、威廉梅西

奖项:戛纳影展最佳导演,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剧本两项大奖,并获最佳影片多项提名,影评人协会也夺奖夺很大。

我和一群常聚在一块争论哪年谁该得奥斯卡的朋友,聊到1996年影后项目,多数人总说法兰西丝麦多曼当年不该荣登后座。

90年代初曾以《巴顿芬克》笑傲戛纳的柯恩兄弟,直到《冰血暴》才首度拿到奥斯卡入场券。取材自真实连环血案,本片紧扣地域特性,硬是活出另一种死法。突梯流派向来鲜明的柯恩兄弟俩,这回以白皑皑的雪,将血色染白,白出一句句杀戮格言。

威廉梅西饰演极缺资金的丈夫,被逼到狗急跳墙,雇用歹徒绑走自己老婆,欲对岳父敲「赎」杠,岂料歹徒杀上瘾……有孕在身的女警长只好带球追着愈滚愈大的雪球趴趴跑。

《冰血暴》的语法简约、点到为止,场场幽默收笔,可说是「以剪接决定构图」的绝佳示范。尤其威廉梅西谈判遇挫,走过宛如迷阵的雪中停车场,精简有力的讽谕,为独立制片开出一条生路,两年后的《绝地计划》显然受本片启发不少。

繁琐的轧票,不按牌理的血腥,少话哥、痴诡汉,各个角色有棱有角,连手擦拭出Fargo的地域光泽。《冰血暴》发亮的关键,在于没有将法兰西丝麦多曼饰演的带球女警长拍成女英雄或福儿摩丝,她甚至神似《杀无赦》里的克林伊斯威特,有所专业、有所脱线。这位以「自得其乐」见长的女演员哔哔啵啵炸开一朵朵表情爆米花,你可以说她角色嫌轻,但这类专注于自我逻辑的冷静路数,警完长不忘主妇,大咧咧决定了本片的喜剧频率,不是她,还没人演得出来。

尽管我认为这类走偏锋的演绎并非奥斯卡的菜(同年提名者《秘密与谎言》、 《破浪而出》贡献更多撕心裂肺得奖场),仍不得不赞赏影艺学院诸公这回可真是投对了票。柯恩兄弟以角色的原创性来填补产业创意的不足,这桩交易是种反其道而行的胆识,麦多曼无疑做了一件《收播新闻》荷莉杭特做对、做棒的事,不必是女性电影,照样挣挺出女演员的能耐。

「我在这里干么?」手握小金人,麦多曼致词道。

强敌环伺没错,时间会证明她是名至实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