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德州》别人的星期天

有件事让我耿耿于怀,我直觉好友乔治一定会喜欢《巴黎,德州》,不但亲奉DVD,还三催四请,对他威胁加利诱:「真的很好看,你不看会后悔!」只见他意兴阑珊:「等我去英国回来再说啦……」

暑假过后,班机飞返台湾,只见他神采奕奕拉住我说:「保温冰,我终于看了《巴黎,德州》,超好看的耶!」「你带去英国看的吗?」「不是耶,我是在伦敦萨默塞特府花园广场的露天电影院看的喔!」

「你……」我拿起手机出萨默塞特府的图片,心底吶喊着:「明明 是我推荐你看的,为什么你看得比我更『幸福』!?」

丧失记忆的流浪父亲,迷茫无措,渴倒荒漠,辗转被远方弟弟领回,恢复神智的他,主动对失联多年的稚子伸出亲情之手,却不顾弟弟多年扶养之恩,强行带走稚子,展开寻母之旅。

早从70年代便奠立风格的文温德斯,1984年这部巅峰杰作,扬名立万得异常扎实,从头到尾,你看不到任何一寸不协调的画面……这份匀称之美并非过度雕琢而成,若形容为浑然天成,又未免简化了剧中人的颠簸与创痛。

不过,延续过往《艾丽斯漫游记》、《公路之王》阐释的人际疏离,这回文温德斯的确有了较完满的归结。一场自校返家路途上,父子俩分据道路一左一右互扮鬼脸嬉闹,到终而合一的远镜头,可说是文温德斯电影中唯美、惹泪的一幅经典影像。这催泪戏,宣示了文温德斯不单是个配色饱满的风格大师,更是写情写意的能手。

《巴黎,德州》的关键词是:红,他用大量红色来抗衡公路电影里惯见的蓝,这抹红,也夹随一抹伤逝。幸福如此脆弱,仰赖着一次次的偶遇、捡拾,彷佛快抵达哪里,却转瞬凋零。

当然,男子注定放手,注定继续踏上流浪旅程,一如我脑海里对《巴黎,德州》的记忆,因羡嫉而流浪到未曾谋面的萨默塞特府广场上空,有如眼巴巴看着他人度过优闲假期。心底的天空与浮云,落寞地碰撞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