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的春天》爱情脚力

布拉格的春天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 美国 / 1988

导演:菲利浦考夫曼

mm:丹尼尔戴刘易斯、朱丽叶毕诺许、莲娜欧琳

奖项:英国影艺学院最佳剧本、独立精神奖最佳摄影、奥斯卡最佳剧本、摄影提名。摄影、剧本、导演、演员并于英国影艺学院等多个单位有所斩获。

当《爱情的尽头》,雷夫范恩斯对茱莉安摩儿说出那句极诗意的:「我恨妳的鞋子,因为它让妳离我而去。」我总会联想起《布拉格的春天》一幕,莎宾娜春风一度后藏起托马斯的袜子。

她这么做,爱人就会留下来吗?

改编自文学名著《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的《布拉格的春天》,该重还是该轻?俊帅医生托马斯,凭一把处处留情的「肉枪」射遍天下,这个适合华伦比提来演的角色,固然无数女人想赐他一巴掌•但他一温柔起来、浪漫起来,又似乎值得泰瑞莎这般为他死心塌地。

夜半睡醒,托马斯发现自己的手被爱人泰瑞莎紧紧扣住(而且是十指交扣),他应该去哪里?可以去哪里?裤裆内不安分的话儿,可否化成第十一根手指,带领他从爱情樊笼的缝隙里,悄悄逃溜?

再看舂风一度后,艺术家情妇莎宾娜藏起托马斯的袜子,犯规地逼他多留个一下,甚至拿出自己的紫色丝袜「出借」给托马斯,亲自看他穿上,泼辣地反败为胜。既然第三者在三角关系中,很难取得有利位置,莎宾娜索性野猫般撒野,大挫花心大少的鋭气。花心大少离开后,她甩甩偷藏的袜子,嗅嗅,嘟嘴臭脸,更是一种相当程度的视觉挑衅一当女人亲手挑战男人的脚,就男人而言,感官神经的呻吟快感或许能盖过那男性自尊被侵略的矛盾耳语。但要男人「赖」以为荣的鞋子、袜子被女人把玩在手心加以揶揄,由主体沦为客体,那种恐慌感受甚至是种阳具焦虑,很让男人坐立难安的。

再看元配泰瑞莎于酒吧与别的男人欣然起舞,事后她发现托马斯心生醋意,早将托马斯视为生命全部的泰瑞莎得意地赤脚跳起舞来,并抓住坐着的托马斯右脚踝,使劲拖行,两人就在笑叫中,允诺了婚姻。

脚的角力,不言而喻。

从很多男人到一个男人,导演菲利浦考夫曼一反前作《太空先锋》壮烈的旷野心怀,属于女人的《布拉格的春天》,更像一页私密诗篇,三角关系的辉映,再辉映,两女人连手以暖调光晕化学出质变,终至止痒花心男的心。

丹尼尔戴刘易斯曾极尽扭拧地演绎《我的左脚》、《黑金企业》等高难度角色,但我始终觉得他最无事一身轻的潇洒风范,非《布拉格的春天》莫属,他给了风流医生一个登上热气球的体验一这是过往丹尼尔各个滞郁慢行的拿手纠葛菜所办不到的。

顺着布拉格之春开花结果,本片靠不靠拢时代剧,不影响其艺术高度。观众不愿忘却的,是片尾,泰瑞莎踏踩托马斯脚上,别无所求地舞着。

当男人的脚可以一艘船那样,载妳去任何想去的地方,那么片尾那场车祸

也就化为吊诡的升华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