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火》一件事,就够了

石器时代,三个男原始人,手上呵护备至的火不小心给熄了,万念俱灰的他们,踏上血肉模糊的征途,展开求火之旅。沿途猛兽不断,险象环生,直到遇上一位异族女土著,她无私地带领他们光临自家地盘,草屋、熟食、头饰,三原始壮丁大开眼界,学会笑、学会爱,也找回了火。

有声音,没对白。

怎么办?用搜索引擎对电影扫描过一遍,关键词是什么?

《求火》横看竖看,都让人产生敬畏感,除了演员在恶劣环境下,卯足全力撕开肢体最豁出去的一面,光「不遮羞」,就足称一大考验。此外,气候的克服、景物的考究,也是一望即知的强大挑战。

情节线条其实简单到不行,宛如纪录片所请「演示法」,试以妆景技术重现远古时代的人类情状。但单说「重现」,就小看本片了,石器时代何其宽长(维基说距今约250万年〜1万年前,占人类历史99%以上),何以几个固定人物、几段生活技能的汰换,就足以概括「演化」这件事?

与其说它是考古大全,不如说它成全了导演尚贾克阿诺对进化的想象,透过异族女土著为首的高等姿态,对比出三位低等原始人对「文明」这档事的探索。他们精敛目光下闪现见猎心喜的莫名心机,大可拿来模拟历史上各种发明家或谋略家,包括:曹操、爱迪生、希特勒,甚至马克佐博格。

片名所示的「火」,高高的,吸聚了原始人对文明的仰望。神圣的火虽非唾手可得,然而对异族土著来说,火的取得,竟是基本常识。当男主角Naoh看到火的生成而不禁掉泪,颊上莫名勾起的笑靥,也牵动了「情绪」的生成。人类历史,宛如在这个骨牌倒下的位置,蓄势待发要干些更轰更烈。

那感动的一瞬,隐约劈开了原始人与土著的不同。土著的生活固然是先进的,但他们的自视甚高、故步自封,注定难以演化。于是狂欢后隔天早上,三大壮丁脱离被围观的马戏团,以石块对人肉砸出一条脱困血路,并偷学走土著们的生存方法,是忘恩负义,也是力争上游。「人类」曾在某个夹层,以背叛、心机,超越了原本比他们还要先进的族种。引号里的人类,排比了现在的我们。

蕾唐秋饰演的异族女土著,成了一个让人意犹未尽的角色。当她看到Naoh与自家女土著公然表演交媾,取悦众人她眼里无助的、凝视的、不明所以的嫉妒情绪,全然鲜活了起来。

《求火》是一个划时代的尝试,试以在悠长的史前,标注出那可能的、改写进化史的一天。反过来讲,与其说《求火》将火苗重重槌入了人类演化史的膝盖关节,不如说是一则以古讽今的寓言。

话少的电影,专注讲一件事,也就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