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生活》太好了,有高潮

机械生活

Koyaanisqatsi: Life Out of Balance / 1982 / 美国

导演:高佛利瑞吉奥

奖项:洛衫矶影评人协会最佳音乐、堪萨斯影评人协会最佳纪录片等多个相关奖项。

 

我在星巴克看完这部片子,分三次,戴耳机,同一个位子。

开场,一面古埃及图腾揭开序幕,从山谷、海洋,一幅幅绝美的、流动的生态景致,美不胜收。直到高压电强行介入,一横一竖朝地球的脸蛋画上几何图形、工业运作、色块的入侵,《机械生活》的企图和手段,昭然若揭。

观赏本片之前,我曾在国家地理频道看到一集80年代专题,描述急窜而起的工业、科技、随身听、录像带、珍芳达有氧舞蹈。80s,表征着科技起飞的耀眼浪尖——《机械生活》1983年磅礴现身,批判声语绝对够理由调到最大,耐人寻味的是,它反而语带保留像个毕加索,专心一意去贯彻一种纯粹的美学手法,试图运用大量蒙太奇,碰发出凌驾于「科技即浩劫」诸类浅显定论之上的宇宙性光讯。

凌厉、瑰丽的画面经营,配上磅礴尖鋭的交响乐旋律,《机械生活》是座容量极大的寓言体,大量罗列废墟、楼厦、车流、人流,细至声光跳跃的电玩屏幕、规律运作的食品加工机件,将现代人穷忙的生活步调,譬喻于科技的笼罩之下。

一轮明月隐没在大楼之后的惊人意象,似寓言也像预言。

如果说《机械生活》大量「数大便是美」的快速镜头,「明着来」地贯彻其批判式旋律,那偶尔「突然慢下来」的片刻,就是形而上的指涉了。比方电影中段以长达两分半的篇幅,拍摄停机坪上几架缓缓挪移的飞机,耐着性子积累 出一个脸庞般的飞机头,随其缓速挪进,提喻出进化长河的况味。

又如后段,镜头随机瞄准路上行人的脸,当他们看到镜头,讶异、镇定、嘴角流出若有似无的笑意,那抹笑,似坐拥便利生活,一丝不劳而播的侥幸。而众生眼神触碰镜头的一剎那,情绪转换之脸脸雷同,亦耐人寻味。

直到最后,火箭残骸愈来愈像一个坠落的人。不解释,所以意味深长。

《机械生活》这样的片子,或许兼具实验与纪录的手法,硬说它要结论什么,偏又不仅于此。短短三十年后,片中轻盈跳跃又时髦的模拟影像讯号在今而言,已是汰换在即,看完本片,你还是会觉得《机械生活》早早洞悉了这一点。

抓取图腾的瞬间,也抓取图腾的缓慢变化。不说破什么,后段照样依循剧情片法则,拿捏出一个准时奋起的抛物线高潮。

片尾,再度出现的古埃及图腾,已然揭显不同涵义。在判决当下的同时,《机械生活》也对未来提出想象。

是想象,也是起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