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艾丽斯梦游八音盒

魔术师

The Illusionist / 英国│法国 / 2010

导演:西拉维休曼

奖项:凯萨奖最佳动昼片、欧洲电影奖最佳动画片,奥斯卡、金球奖最佳动画片等数十项提名。

那张纸条写着:「世界上没有魔术师。」

本片导演西拉维休曼曾以《佳丽村三姊妹》肉团揪挤的风格吸走全球注目,这部《魔术师》让他二度抢进奥斯卡动画长片提名(他共入围四次奥斯卡,包括一次动画短片、一次原创歌曲),并夺下凯萨奖、欧洲电影奖等动画长片奖。

西拉维休曼不讳言法国前辈大师贾克大地对他风格的启蒙,而《魔术师》的剧本,正是贾克大地写给女儿苏菲大地的情书,在西拉维休曼将之影像化之前,尘封于法国电影国家数据馆足足有半世纪……

一位曾风光一时,如今江河日下的魔术师,来到一个小镇,不意巧遇小女孩艾丽斯,满怀崇拜与憧憬的她,偷偷跟着魔术师回到城市爱丁堡。魔术师像爸爸,也像情人地收留了她,随着女孩见识了更多繁华,随之怀抱更多物欲魔术师总极尽所能满足她。眼看两人渐行渐远,女孩也遇到真命天子,魔术师留下一迭钞票,收拾行囊,黯然离去。

比起《佳丽村三姊妹》的巫怪气氛,《魔术师》恬淡的速写画风反而趋向「不变魔术」,每一格,都宛如风景明信片,精致得大可藏入抽屉,百年泛黄不腐坏。人物与音乐搭配出一股八音盒的氛围,偶来一笔「难道兔子就在汤里」的黑色幽默……。但总体来说,它仍是细细地、专心地讲述「转变」这件事,随着岁月齿轮推进,释发出看似增量,却也始终浅淡的寂寥与哀愁。一如片中疏少的对白,《魔术师》有太多尽在不言中的意境,片尾,魔术师放了赖以谋生的兔子,是放生?抑或松手?当你尝试要言诠它,它便演完了。

对我来说,它就是一个八音盒,打开来,转几下,心底便本能默数接下来必然的结束,必然的别离。这也是魔术师一开始心里有数的事。

瞧他留给艾丽斯的那张纸条写着:「世界上没有魔术师。」当你为这话陷入长考,他等同完成了一个魔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