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单车的男孩》微型审判

有次我专访《孩子》女主角德博拉冯索,她提到达顿兄弟拍戏要求很高,一场戏连拍三十次都不奇怪,几乎一天只拍一场:「而且他们会吿诉我,把你之前演的全部忘掉。这次经验,我受到很大的启发。」

《孩子》对德博拉冯索来说,是一场洗涤、启发。我很好奇,对《骑单车的男孩》男主角托马斯多列特来说,种种几近「锻炼」的高难度场景,会是磨难,还是逼供呢?

在片中,男孩希利处心积虑想脱离教养院,回到父亲身边。他脚下的单车,执拗地踩踏出一段漫长的夏天。诚然,素昧平生却伸出善心援手的美发师珊曼莎带来他生命一线曙光,但光也照亮更多外来选项,以及随之而来的陷阱、困境……

观赏本片的过程中,我不断联想到《四百撃》(连单车长镜头都不免让人怀 疑是向《四百击》的结尾致敬),偏偏,达顿兄弟又处理出一个有别于前辈大 师的面向,就是孩童的恶——不仅在于贩毒、窃车的不良少年,男主角希利几 近自作自受的不知好歹,对比其实不坏、只是无能养小孩的生父,《骑单车的 男孩》一反一般青少年问题电影针砭的面向,却相对折射出更多社会机制的真 面目。

希利的生活充斥一幕幕短促而急需做出抉择的情境,各个大人「速成」的脸 孔,构成一幢幢微型法庭:当庭审问、判决、上诉’何其残忍。电影将少年种种际遇、抉择、乃至误入歧途,处理在偶然巧合之间(一如大人的「判决」也谬误频频),交织出「失足亦宿命」的况味。

高潮戏压缩在一个晚上,场面调度直接明确,不玩捉迷藏,转折力道益发扎实、猛烈。《骑单车的男孩》结尾一段让人捏把冷汗的追逐戏,举重若轻收束了旁众眼光,犀利地将问题抛给观众——他吿诉你,你的抉择会是他们真实的人生,结局圆不圆满,从来不意味问题有没有解决啊!

所幸,电影也给了我们善心无限大的珊曼莎一角,她童话般的存在,让希利换骑大车以宣吿心智成熟的动人场景,有了救赎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