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射上峰顶嗡嗡嗡

2010年森米卡潘诺古的《蜜》拿下柏林影展金熊奖,一并擦亮了全球影迷对 《卵》、《乳》的注视,三部曲地位昂然确立。

尽管以骇人画面开场的《乳》,呈现男主角约瑟夫对自我、家园的认同之旅,结构性不强,加上对白极少,以致我前面一小时几乎都边看边盼着片中人多讲些话。而它棒呆的神奇结尾,又让我顿时觉得看到一部好片。它以矿坑内矿工额上的探照灯,对镜头映照出一道白光,在黑暗中抽取「牛奶」的意象。

森米卡潘诺古以约瑟夫一角为坐标,沿着创作旅程撒落粒粒思维,于末部曲 《蜜》里连成一箭,射上峰顶。作为土耳其三部曲的终章,柏林金熊奖电影《蜜》就像辛勤酿蜜的蜂群,提炼出高纯度的影像,氛围幻妙动人’为整个国家人文 历史,乃至导演个人生涯积累,做了一个美丽的总结。

本片很难不让人想起1973年安娜楚浮主演的西班牙片《蜂巢的幽灵》,性 情深沉的小孩误闯夜路,偶遇心中那片高龄花园。暗不可测的林木深处,是谜 样的人性地图,提早跟「无解」会晤,小孩的心湖,荡漾出更多无语遥望。

土耳其山区,大量的木造建筑丰富了构图的饱满度,亦布下处处象征线索, 比方男主角踩上桌子、从窗棂上取下帆船,就以类「养蜂人」的姿势’传达他 对父亲的想念。另外,当他从鸡舍拿回几颗蛋却停步厨房门口 ,久望着妈妈微 晃的裙摆,也充满遐想的空间。

《蜜》是几近完美的作品,除了以喝牛奶情节贯串三部曲的联系,森米卡潘 诺古娴熟、幽微、情感沛然的场面调度,不时流露出他对袓国的乡愁与忧虑…… 男童星波拉塔斯可遇不可求的演出,更将光影魔法,聚凝在神奇的一瞬。

也因此,我不喜欢「谁谁谁超龄演出」这种规格式的赞许波拉奥塔斯俨然 抹除了纯与熟的结界,让光透进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