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乌鸦》鸟儿睛珠特别大

饲养乌鸦

Cria!/西班牙/1976

导演:卡洛斯索拉

演员:安娜楚浮

奖项:戛纳影展评审团大队,凯萨奖、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提名,并获其他国际奖项肯定。

儿童表演,训练到伶牙俐齿也许不难,要使其形象遁入更细微的美学层次,与其求神,投胎更快。太多太多电影,带着逼现幼童阴暗面的雄心壮志,强行注射激素……故好莱坞量产鬼怪之余,的确也阶段性输出恐怖娃娃。

比较有名的银幕儿童杀手诸如《危险小天使》或半世纪前的《坏种》不外乎基于天性本恶,或一些单纯、痛快的放火心态。否则就是诸如《孤儿怨》故作玄虚,延烧无名火。

言归正传,我怀疑「最被低估的杰作」票选,是为《饲养乌鸦》而办的。

诚然,西班牙大师卡洛斯索拉的《饲养乌鸦》1976年也扎扎实实夺下戛纳影展评审团大奖——但这部杰作,日后该获得的讨论与赞誉,理应要来得更蔓延才对。

剧情描述小女孩安娜错认父亲外遇害死病危的母亲,而将父亲毒死,日后与父相恋的阿姨篡位成为监护人后,爱女心切的她,在过度管教下,再度激起安娜的杀意……

在众多银幕小杀手脸谱中,《饲养乌鸦》显得「鸦立鸡群」的主因,正因为它戴上魔幻镜片看世界,既非将矛头指向大人的声讨之作,也不一味揭露小屁孩邪恶心灵多么无药可救。片中甚至有段戏,安娜经由死去母亲的身躯口述出对父亲外遇对象的欣赏。它不去刻意挞伐成人间道德标准的混乱,反用一个相当特殊的叙事体去描写这一份成人与儿童间的隔阂与压抑……连毒药一度也成 为她帮助祖母安乐死的一番好意。

时空换幕高度自由,在现实、幻想与回忆间跳跃自如,彷佛和观众玩一场优雅的捉迷藏。女孩们上学路途明明围满高耸的时尚建筑,却动不动上车,窗外就是郊野绿树,有种自信满满的城郊性格——这「陕而满」的涂填了电影的色块。一如大城里潜藏一处废墟,给安娜攀着爬着就摸到一瓶毒药那么的阿拉丁神灯。

室内戏也毫不含糊,孩童间的家家酒可以玩出小型剧场般的室内走位,走着走着,各个魔幻元素各就各位找到接契点,拼贴得有如久别重逢,有其自成一格的魔幻逻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