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花瓣的启示

常至偏乡小学教授写作的我,与这些孩子共处,每每被他们身上纯粹的光泽所震慑。这些孩童,身在顶多五人的班级,没机会预习所谓「小社会」,亦缺乏桥梁与大千世界资源好好握个手……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有个大家记忆中熟悉的狮吼型老师,他会用「不将作业写在规定作业簿上就会被退学」这样的话语来恐吓学生。这天,第N次受到警吿的内玛札迪放声大哭,状甚凄惨。稍晚放学后,好友阿哈玛德竟发现自己误将其作业簿带了回家。完了。

这个下午,阿哈玛德决定返还作业簿,只是,身处偏远山区的他们,走访彼此的家,谈何容易……

一本作业簿,拍成一部电影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何处是我朋友的家》用简单不过的「还作业簿」剧情,呈现出小孩子间天真的善意。

孩童们,对道德的想象,就是这么一回事。

本片的关键词,是「归」。归还簿子,也将电影美学回归到最纯粹的状态。在阿哈玛德爬上的那个土坡,阿巴斯找到一个平视的中景,将坡道缓解成一个二度空间块面,剎那间,世事变得简单不已,男孩的这一天,就从一个纯粹的使命感,开始画圆。沿途伊索寓言般乱有襌意的所见所闻,加强了电影整体的结构性,琐事连连,却毫不松散。

这趟返还簿子之旅,想当然并不顺遂,奔波到腿软不说,问路也问得天旋地转。当阿公缠着他讲古,滔滔不绝,他因时间所剩不多而眼珠子惊恐旋转,那带点综艺荒谬的效果,却是第三世界国家人文、经济的痛点啊!

最后,奔波一天后还是找不到朋友家的阿哈玛德,花了一整夜,写完两份作业,以「代写」这件违规情事,来答复师长强行加予他们的「纪律」,成了饶富趣味的反败为胜。当片末导师批改作业,簿子翻着翻着,露出一片夹扁的花瓣—这片花瓣来自归还簿子途中所受赠的一朵花—剎时间,千头万绪涌上 你我心头,既感动异常,又想质问老师:「作业簿黏了一片花办,违不违反您的纪律呢?」

小男主角阿默阿默普尔高度写实的演出,令人看了疼惜又激动……这是孩童

世界中,比「锦标」更光辉的一种奔跑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