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毒》无所不在潜虚线

冰毒

Ice Poison / 台湾 / 2014

导演:赵德胤

演员:王兴洪、吴可熙

奖项:爱丁堡国际影展最佳影片、瑞典影展最佳导演奖,金马奖最佳导演提名,其他包括台北电影节最佳导演、媒体推荐奖等多项。

2014年担任台北电影节媒体推荐奖评审,马不停蹄阅完四十部片,第一轮圈选后,在《郊游》、《冰毒》、《行者》、《删海经》等强片展开讨论。

《冰毒》是缅甸导演赵德胤来台学成后,返国以游击式的拍摄,抓取祖国常民百态,也拉出一条贩毒主轴,试以碰撞一男一女两颗孤单的陀螺。

男主角以一台破烂摩托车往返城乡,载客维生,女主角甫从大陆归返,只想快快挣足了钱,将女儿接回。基于求生,两人不得不将脑筋动往毒品买卖……。

定位摄影的强度,近年《露西亚离开之后》、《透析》等片中,我们都见识过。这回赵德胤可贵的是,他不出让主导权,听任这种美学手段主宰电影的声语。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构图张力与摄影机的原地抗衡,那股栩栩如生的破败实况,朝我们挥来一记道德劲拳。

举个例子,片尾那个杀牛现场,当然是一种将人生处境比拟为待宰牲畜的「明喻」,以小说理论来看,这种譬喻,太明、太白。理论总说留点白会比较好,但反过来想,这就是缅甸现场仅有的几种视觉选择,在色系有限的调色板里,你找不到太多留白的高明优雅,有的是直接面对一幅血淋淋的真相:「这就是他们。」东窗事发后,冰毒抽着抽着,男主角大白天跳起营火舞,直让我想起《在黑暗中漫舞》那场杀人后的歌舞场景。劣地里的乌托邦,仅有的助兴道具,竟只是荒地、杂草,和人类初有的─火。

女主角挨进卡拉OK小室,试以歌声挣挺出一点摩登身段,那你我熟悉的流行旋律,提供了愈发咸酸讽刺的他我划分。一如众多庶民演员,以随口的生命历程,将情节填补得真实无比,赵德胤工整、节制的手法里,是无所不在的潜虚线,策略性区隔了素人和专业演员,又将两者牵系得紧密无比。

《冰毒》最后囊括多数评审的票,脱颖而出拿下媒体推荐奖,但评审们都承认,我们不会拿《冰毒》和高耸入天的《郊游》一较美学高下,《郊游》已旅游各大奖项一遭,而《冰毒》真正需要一台电冰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