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发女郎之恋》线索的缩写

早在扬威好莱坞前,《飞越杜鹃窝》捷克导演米洛斯福曼,就在祖国拍过一部诉尽小人物悲情的女性艺术精品《金发女郎之恋》。

剧情描述女工安卓拉遇上钢琴乐手米达,一夜激情使安卓拉身陷爱情幻景,并深信米达是她的白马王子,在米达莫名失联后,安卓拉毅然收拾行李前往布拉格,满怀雄心壮志,一心赢回王子。无奈米达与家人的冷漠态度却让安卓拉整个跌落谷底……

这一页纯情诗篇,试图以写实口吻将爱情卡通化,再予以击碎、重新构置。在那高压下的捷克共产时期,本片荒唐里透释出无可避免的飕冷空气,男人漫不经心的始乱终弃,成了意有所指的政局控诉。

米洛斯福曼最高竿的一段戏是:当米达回到家,愣愣望着棉被两端露出金发与女人双脚,竟无法认出安卓拉的身分—这画面以男人观点将女人缩写成秀发与脚两个简单线索,供男人摸索。摸不到,亦无所谓。

床事完毕,女人常处于爱情的不平衡关系,奉出肉体后,情感价值在男人眼中,便开始了简化之旅,末了干脆盖上棉被,只剩头跟脚》叹息道尽部分男人的自负、畏缩、无担当。残酷而诚实的,不单是这个表述,更包括整个时代的冷眼旁观。

本片抢入1966年度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入围,不敌鋭不可当的法国片《男欢女爱》,值得玩味的是,在这前一年,奥斯卡才将外语片颁给沉痛而带魔幻色彩的纳粹创伤捷克电影《大街上的商店》。《金发女郎之恋》用哈哈镜般的卡通视角来看一趟求见公婆之旅,一路逼现共产执政下,庶民劳工的阶级困境。捷克电影发出共产时代最后一声嘶喊,金发女郎就此离开大街商店,在来年那个1968,壮烈迈向布拉格之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