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岩上的野餐》阶级魔手

澳洲以单单一个国土,覆盖整块大陆。是地表上的唯一。

十八世纪,它是地表上的孤寂。当时,英国占领澳洲,插上国旗长达两百多年,澳洲都在为脱离「殖民地」这个名字而努力。

了解这个背景,就不难体受彼得威尔1975年发迹之作《悬岩上的野餐》声讨了些什么。

《悬》片这部取材自真实神秘失踪事件的唯美电影,将外来文化的入侵与俯身可及的土壤创造一次吊诡的合作。故事从20世纪初,一所女校的野餐活动讲起,本是风光明媚、笑声洋溢的校外郊游,因子名女学生离奇失踪于一座知名岩石(的缝口),牵动出一长串隐藏于小镇不知名处(或说众人视而不见)的涑傈本质。

风波从郊野燃开,主戏环绕于缺席事发现场的尖刻女校长与孤女莎拉身上,强欺弱,着墨扭曲的封建教育,也涵盖种种礼教制约下,无所不在的阶级魔手。

视线拉高,小镇人际网脉的不堪一击,何尝不是肇因于人性的猥琐、伪善?

「女孩们消失到哪去了 ?」此一悬念紧紧箝制观众思绪,偏偏它又不是症结所在。

要知道,四十年前,澳洲电影工业一度奄奄一息,《悬》片的广获注目,除了仰赖彼导才气,丰沛稻麦摇曳生姿,亦补足了技术层面的饱米掐掐。可惜彼导似乎Hold不太住众少女,演员表演素质不齐,部份廉价尖叫破坏了基调的迷蒙之美。

世人现所熟悉的澳洲大导彼得威尔,其创作所擅处里的议题,不外两种文化立场的摩擦与冲突,如《证人》、《春风化雨》,或《楚门的世界》全世界连手遮蒙一双眼睛的荒谬讽刺,或《怒海争锋:极地征伐》人类受天然景观挑衅下,被逼现出的种种暴虐心理……

同是对天地脾性的探索,比起彼导后来野心过大、议题拿捏失控的《最后浪潮》,《悬岩上的野餐》堪称干净、纯粹的一顿神谕。片末,群女学生集体感染魔性,对获救的女孩嘶叫怒吼,最是让人胆寒。

大自然是张表情狰狞的符咒……飘落凡间,化作不长眼的炸弹,人们不论伪善或良善,一律炸成平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