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老千就是老千

保罗纽曼、劳勃瑞福、乔治洛希尔,继《虎豹小霸王》立下经典,时隔四年,三人推出力作。《刺激》镀金奥斯卡的例子很奇特,它并未在金球奖(只提名剧本奖)或其他前哨站显露实力,典礼之夜却当众搜刮最佳影片、导演等七项大奖,成了近代金像奖的著名老千。

撇开英格玛博格曼《哭泣与耳语》以外语片之姿问鼎最佳影片,先天竞争力贫乏不说,当年对时代最具重击力道的,首推恐怖经典《大法师》,该片导演威廉佛瑞金前两年才以《霹雳神探》稍嫌过誉地夺下奥斯卡多项大奖,他自己也成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导演奖得主,过早的肯定,使得《大法师》声势再强大,也难再登殿堂。同样,乔治洛希尔的最佳作品,当然是1969年将西部片涂上怀旧色泽的《虎豹小霸王》,情况就是这样,该片未能夺下桂冠,反倒四年后原班人马的《刺激》将这座最佳影片给补了回来。

即便纯以娱乐角度,《刺激》怎么看都只是一部小学程度的老千喜剧,再说仔细点,它压根儿是部为《虎豹小霸王》而存在的还魂之作。以章回小说手法巡逻每一段落,各段不论切入点或推展力,都存在或大或小的问题,好处则是有效掩盖了全片结构性的不足。

放弃了张力的经营,仅用看似逼真的布景来炮制怀旧的时代氛围,翻来转去就像一本剪贴簿,精致尚可脑量不足。最大致命伤,则是叙事逻辑的重大瑕疵,对M复仇」和「高潮」交集不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定义,女性角色尤其贫弱,远不如《虎豹小霸王》里凯瑟琳鲁思紧紧繋起的三角功能。

挂上保罗纽曼、劳勃瑞福两大招牌,电影顿时亮度无比刺目,顽皮豹式痞痞的嬉耍,联孚以魅力刷淡每个逻辑不通的环节,加上配乐家马文汉立许高竿的改编音乐,将我们推返《虎》片的怀旧情调,没有这份联系,《刺激》难以成立。

将《刺激》与《虎豹小霸王》并列检视,内在风景着实相差太多,前者显得毫无野心,一切交予技术部门达成似的,难得几声枪响都凸槌无比,有开等于没开,看不出导演功能何在。

奥斯卡有这等睁眼投瞎票的能耐,不刺激也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