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夫俗子》女体微弹

1980年在奥斯卡大获全胜的《凡夫俗子》之所以不致被遗忘,除了它有个巨星导演劳勃瑞福,大多仍因为,每当哪个网站心血来潮举办「名不副实奥斯卡得奖电影」票选,它又会冒出头来向大家招手。

这部聚焦80年代中产家庭问题的电影,当年大享《克拉玛对克拉玛》余荫,夺下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四项大奖(共六项提名)。

一位外人看来十足完美的母亲,心中的爱已随着大儿子的死去而深深埋葬。

她一板一眼、一丝不苟,让丈夫与小儿子喘不过气来……

改编自畅销小说,《凡夫俗子》转化得浅显、煽情,野心与成绩不成正比,场面调度粗糙不说,速布景都凸槌得颇为严重,印证了电影难以超越小说的宿命。但奇妙是,少有人觉得这部片难看,水平普普通通硬是能吸引你将它看完,宛如一出可口、够味、喋喋不休的家庭冲突剧。

本片演员方面•拿下男配角奖的提摩西赫顿惨绿少年形象颇引人感同身受,父亲唐纳苏德兰温吞收敛则低空及格。至于重头戏:那位冷酷、自私、不愿原読儿子的母亲角色贝丝——乍看下,深沉、内敛、不形于色似是这类角色的有效配件,但是呢,玛丽泰勒摩尔把她诠释得很不一样—

6、70年代走红电视界,握拥多座艾美奖的玛丽,直率、爽朗、弹簧般扯嗓的屏幕形象深受美国观众喜爱。当红节目收摊后,年届44的她,被适时安进大银幕,挑战形象大相径庭的冷酷母亲一角。

问题来了……你想,她可能轻易撤除体内整装待发的弹簧吗?

第一次看《凡夫俗子》,我愣在沙发,整个眉头狂皱、啼笑皆非,心想,这等猛爆、狂放、未加修饰的演技,凭什么入围奥斯卡影后?

然反过来想,这不就是电视剧女演员吗?(此话非贬意)……走位、念白,本就是她擅长且舍不得不恣意挥洒的强项。只不过,这些优点:她体内那堆活跃的弹簧移植到电影里,全都化成厉鬼索命,我们看到剧情转折顺着她嗓音升降起起伏伏,角色刻划一路现打现收,流于浮泛,当情节推激到片尾那个令母亲错愕不已的关键拥抱……真正措手不及的,恐怕是玛丽而非贝丝了。

唉,「过足戏瘾」和「演技层次」本是两码子事啊!

不过,别忘了,既然观众买账,一定有什么是她身上抹不去的优势吧……答对了,就是明星魅力。有些明星演技不必顶尖,照样能说服观众:「我就是把她演出来了。」想想珍芳达、珊卓布拉克……

细看下,几场「不说话」的片刻,玛丽硬是秀出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精湛神态,比方有场戏她站在屋内睇望窗外的儿子,玛丽的脸微微一侧,顿挫恰到好处,那一两秒拂脸而过的千言万语,直逼霜雪。另一场,她回家准备质问儿子为何擅退泳课,玛丽瞪着大眼珠又将脸颊侧过一遍,这回则惊悚效果十足,强势、凝滞、山雨欲来……。

我将这些精采的闪瞬,视为玛丽泰勒摩尔体内弹簧武器的「微力」或「余力X另」……意即,你硬要一个过动儿静下来,她照样偷偷给你惊喜,可惜的是,玛丽泰勒摩尔只在静下的极少段落释出华采。当她一开口,又会把你拉回《玛丽泰勒摩尔秀》式的情境剧场面,直来直往、立竿见影,虽过瘾’却枉顾 电影试图概括的覆盖命题。

《凡夫俗子》的粗浅、煽情,玛丽不见得是祸首,又或者,若缺了这位电视女王助阵,这部俗片还会如此够味有嚼劲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