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结婚的女人》加味的两难

不结婚的女人 An Unmarried Woman / 美国 / 1978

导演:保罗莫索斯基 演员:姬儿克莱宝、麦克墨菲 奖项:戛纳影展最佳女主角, 洛杉矶等多个影评人协会最佳剧本奖, 奥斯卡最佳影片、女主角……多项提名。

没有人祈求老天保佑姬儿克莱宝别输给珍芳达。

推出于1978年的《不结婚的女人》,女主角姬儿克莱宝于戛纳影展撃败《归返家园》的珍芳达,粉碎了自己入行多年烂片连连的前科。

编导保罗莫索斯基扬弃起伏分明的事件转折,将镜头适度逼近克莱宝,从而捕捉了美国女性因应时代思潮,所以微调出的种种感性变奏。

艾瑞卡是位职业妇女,某天共享早餐后,其夫迸泪而出向她坦承自己有了外遇,又不愿放弃第三者……,当离婚课题追迫眼前,新恋情又来得措手不及,熟女艾瑞卡迷惘了。

片长逾两小时的《不结婚的女人》,不见得端出多了不起的创见,然而电影若干瑕疵与「征奥」多舛之憾,却有趣呼应了戏中女主角的际遇段女性面临社会转变必经的挣扎与自省。

其中一场亲闻噩耗的戏,姬儿克莱宝失神漫步连转好几弯街角,最后俯身呕出芥末色液体——这段戏拍得极文艺,文艺到稍嫌矫情(连道具都嫌色素过量)。但是,一道强掩的文艺派风,反激发出姬儿克莱宝某些刻意朝俗气靠拢的迷人线条,表演相形更加风格化。苦情的萨克斯风乐曲,迷宫般室内优雅走位,那道传统文艺电影的蓄意操作,宛如时代氛围对主角艾瑞卡的制约,「加 味」的两难,衬托出姬儿的清淡松脆,清淡得伤感,亦因清淡而殊显。

值得注意是,艾瑞卡大量与心理医生对谈的自剖、自溺,让人想起1971年《柳巷芳草》里从妓猛求医的珍芳达。自溺一半艾瑞卡双手往空中Pu—挥,又似1980年《凡夫俗子》玛莉泰勒摩尔一幕庭院戏相仿的手部动作一不同的是,姬儿克莱宝有如女神加持的坦率、清新,让前后两者狠狠失色。

来到奥斯卡竞技场|没有人祈求老天保佑姬儿克莱宝别输给特擅新闻炒作的珍芳达。《不结婚的女人》在影后项目硬是败给搭上越战话题顺风车的《归返家园》。同年陪榜的经典演出特多,另两名地狱怨妇为:《秋光奏鸣曲》的英格丽褒曼和《我心深处》的姬拉汀佩琪。

尽管来年姬儿克莱宝以类似的表演模式,诠释了《不结婚的男人》(译名相似,但非续集),也再度入围影后,但艾瑞卡一角毕竟是特定氛围下可遇不可求的精神剪影,姬儿克莱宝独特的银幕魅力,也就仅此「女神」了一回,殊为可惜。

大家不妨上视频搜寻:Jane Fonda’s Frozen Robot Hands,见识一下《归返家园》珍芳达那令人啼笑皆非的浅薄演技,也为姬儿克莱宝这位当年错失后座的一片女神,好好凭吊一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