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的话:老传说《植山节考》

导演的话:老传说《植山节考》

现代社会的生活富庶,却有许多人找不到生存的意义,然而对比以往,曾经有过一个贫苦饥困却一心求 生的社会。这个村庄,土地面积狭小,食粮严重短缺,每当有人出生就必须有人死亡。遗弃即将年满70岁的老人,用这种方式主动减少生命;饿到偷取粮食会被处死;女性只留一个,其他卖出去,三男是光棍一代表没资格娶妻,只能一辈子待在长男家当农奴。没人敢忤逆这些严苛的规定,众人选择隐忍,绝不反抗,顺从无情的大自然,维持与大地的和谐,大家一心只想求生。不靠激烈出征打仗,而是柔软地、缓慢地、温和地活下去。这必须要兼具拳击手一般耐打的忍耐,以及强韧的心理抗压性。村民的死亡的时间已被明订,因此会对生命更加执着。阿玲婆即将年满70岁,她明白上山自我了断生命,是为了下一代的生活着想。主动赴死来延续他人的生命,等同为了他人而死,这就是她生命的意义。当死亡等于「活着的意义」,让她在临死前充实了自己的生命。因此她才能坚定地平抚不得不把母亲背上山丢弃的长男辰平之感伤与迷惘。

改编自弃老传说《植山节考》的本作品,乍看之下很残酷,其实只要回头检视现代,人类早已化为制度社会的小齿轮之一,这样还能说作品的设定很残酷吗?长照社会的恩惠会带给人类真正的幸福,充实生命的意义吗?比起开设老人赡养院,弃老是否更适合做为人生划下句点的方式呢?面临全球性的环境污染及人口爆炸问题…这跟有人诞生就要有人死亡的小村子有何不同?我想藉由探究阿玲婆的生死观,去了解人生最核心的意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