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广告

《鸟人》广告式转身

亚伦帕克向来不是影评人的好朋友,风格辨识度是有的,唯对主题内涵的翻搅总欠缺「点睛」之笔。料理看似丰盛,却吃不饱,难在影史定位痛快触摸天花板。 继1978年一部暴烈的监狱巨构《午夜快车》差点抢下奥斯卡最佳影片,亚伦帕克路数一转,挑战轻量擂台,1980年拍出大堆头卖座YA片《名扬四海》, 1984年的《鸟人》则彷佛跟艺术那么沾上了边的夺下戛纳影展评审团大奖,男主角马修莫订蹲踞床头、蓄势待飞的元气海报,也成了历年亚伦帕克作品中,最唬得住人的一尊神鵰。 故事很简单,博帝和艾尔是一对从小玩到大的死党,爱鸟的博帝一心研发「巨翅」以完成飞翔大梦,这让务实的艾尔颇感忧心,配合演出倒也险险保命。场景一换,越战开打,两人历经战火的摧残,博帝精神受创,住进疗养院。历劫归来的艾尔则用尽方法唤醒恍神的博帝,关键法宝当然就是:鸟。 《鸟人》破题就是一幅磅礴的心灵风情画,场景一路也经营得有模有样。要知道,透过影像让观众信服「人类学飞」这件事,不是特技或特效做了就算,奔驰的动态须和人物的心理基础’乃至环境制约,达成一定的抗衡和共鸣—广吿出身的帕克老神在在,将关键构图掌握在凌厉与野性之间,成功营销了「飞」这个概念。 看着尼可拉斯凯吉速踩单车将穿戴巨翅的马修莫汀送到垃圾山崖边,那一吐怨气的翱翔奇迹,7我天真无敌、冒险万岁的离地那一剎那,飞行路径的成立,等同宣示了帕克胆识不但过人、而且到位,华丽冒险的背后是精确操作的烧瓶量杯。 也当然,穿鞋的动物想飞,就算事成也注定要摔得伤痕累累一擅长泼洒画面的帕克,飞完后硬是在下半场赛事吃了闷亏……电影后半部,可惜他没能将越战创伤这档事,好好缝入马修莫汀稚嫩的羽翼。或许,出身英国置身事外的帕克,对越战未发出感同身受的激亢声语,只好将所谓「创伤」打印输出为一毯奇观,披盖到马修莫汀全力以赴的演技上。 最后一幕,艾尔尝试营救博帝,戛然而止的幽默收尾,往好处想你可以解释为一种低调的切换,但我认为那是帕克运用一种广吿式转身,规范了战后应有的稳重探讨。即便你不把战争放在最前头,帕克对创伤的诠释和解套,也真是简省到稍嫌天真,这草率结笔,反让博帝试飞的努力显得自讨没趣。 作为《名扬四海》之后最成功的一撃,《鸟人》多少残留前作影子,青春、梦想、MV式的叙事节奏。说它与《名扬四海》这部轻盈之作划清界线也对,而这条界线,无疑是由马修莫汀所卖力完成。青春俊美的他,简直穷尽内在能量对抗地心引力,差点飞了起来,至于显然靠舅舅柯波拉拿下艾尔一角的尼可拉斯凯吉,外表和演技均差了马修一截,光就本片高下,很难想象尼可拉斯凯吉会比马修莫汀更早拿到奥斯卡影帝。 穿梭影史层架,没飞上多高,或许,舍弃不去通俗的线条也是好事,起码那首〈La Bamba)的老歌再现简直魔音穿脑,过耳不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