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心脏

《楚门的世界》心脏与脾脏

那一天,我在写作课PPT放了一张图,里头有马龙、梅莉、施薇雅,当然也有那不苟言笑的导播克里斯托弗。 我问大家:「如果将电影《楚门的世界》写成一篇小说,你会以哪个角色的观点来看待这整场骗局?」 掲晓票数前,我要先吿诉你们,切入这篇影评,我之所以跳过剧情简介直接丢出人物,正因为这个故事太广为人知,太迷人,太诱使人讲给别人听。所以你很难没听过。 也当然,它比别的电影更像一则寓言。 人类思想随着3C产品的速汰而改朝换代,「窥奇欲」这个久留于现代人的邪念,在楚门的故事里,它柔化得像一幅包裹糖衣的贪婪。简约、人工化的用色,直逼贾克大地的《我的舅舅》,当然《楚门的世界》没那个雄心或狗胆踵武大师名作,它就是很安分、很自得其乐地,将这个号称史上最大摄影棚的闭合式情境解嘲过一遍,棚外世界一律是「看戏的观众」,举重若轻地将这虚设的场域神话成世界的中心。众生脸孔,愈发清晰了起来。 相较下,金凯瑞的表演就令人难以满意,他结实灵活的脸部肌肉,受昔往摩登大圣系列所牢牢框塑,你很难将他那种机关重重的大开大合视为一种乐天、烂漫的本性,部份严肃戏更是差强人意,他的演技,也某种程度限制了场面调度,反倒楚门的假太太:劳拉琳妮,她形神均优、适收反讽的演出,将飞车重头戏险险拉回。金凯瑞金球奖的闯祸感言,固然害自己无缘奥斯卡提名,但就片论片,他出局得不冤。 至于结局,楚门选择走向真实世界,是道德氛围的必然,死忠观众(堪称共犯结构)一致欢呼,则稍嫌一厢情愿。这个欠缺东风的收场,逻辑瑕疵在于:楚门秀在楚门发现真相那一刻已形同瓦解(人们已得不到窥探的乐趣),导播就算劝回楚门,节目也「回不去了」。《楚门的世界》道德论述上的中庸,毋宁说是,好故事生在此时代的别无选项。 我想,这也是何以写作班的学员们,多投票给马龙一角,这个出场不多,却可能最辛酸的楚门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离开摄影棚,若有自己的人生,仍不免活在楚门的阴影下:「他不就是那个巴着楚门不放的死党吗?」 既然离完美有段距离,为何本书还要推荐《楚门的世界》?正因它这个创意 非凡、冰久了拿出来还是那么新鲜的好点子。 闲来无事,对这故事轻轻一想,还是会让原本分开运作的心脏与脾脏,瞬间揪绞起来。 这就是俗话说的:重击时代的心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