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身体直觉

《克拉之膝》身体直觉

解放的开端,躁动的尖峰,70年代电影得天独厚。 连礼教,都有种敲测世界的神采。看似喋喋不休的《克拉之膝》就是一个藉繁复对白探索角色心理的典范,片中已订婚的熟男杰若米参加一个湖边活动,因故结识一对表姊妹……,表妹罗拉迷恋于他的魅力,然而,杰若米目光却移不开表姊克莱儿……的膝盖。 恋物癖这种卫道人士眼中,看似挑爨道德规范的举措(尤其那个年代),在侯麦的电影里,纳入一种知性、温和的探讨,也循序勾绘出男人性心理的微妙趋势,知识分子的不足与过量,由此互补到最佳状态。不偏颇也不猥亵,电影就在杰若米安慰悲泣的克莱儿,并乘机抚摸其膝盖的特写中,痒痒又偷偷地达到戏剧高潮。无疑地,恋足文化落到男人身上,很容易就缩进一个光鲜干净的外壳里,情色意义往往要收敛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款雅痞式的自我调侃。自行亢奋,自行解决。 除了看得到侯麦一贯的知性、深情,本片一大惊喜,是演员。 未露膝盖的表妹罗拉,是个纯朴、微带伤感的角色。较之表姊,她的平庸、自然卷,明显欠缺上天眷顾。所幸,罗拉懂得拥抱自己,谦卑、自卑,综揉在一张素净、单纯,却复杂的脸孔。比起克莱儿,罗拉更贴契少女怀春的质地,随着噘嘴、耸肩、窃喜……种种适度表露,年仅十八的碧翠丝侯蒙将长篇对白化于情绪细节的浑然天成,处处泛溢一层生活化的魅力,无疑是「以肢体解读电影」的天份,就算言谈中本能将身子偎进杰若米臂弯里也不过于「投怀送抱」,反像一种清新的身体直觉。完美映照了侯麦式的散文笔触。 碧翠丝侯蒙生于1952年,首次参与电影演出,是巨星奥玛雪瑞夫、凯瑟琳 丹妮芙主演的《魂断梅耶林》。很幸运地,第二部电影便受到侯麦赏识,邀请 演出《克莱儿之膝》要角。 罗拉一角有力地说服我们,「精微度」不是审视演技的唯一准则,高辨识度 的性格光泽,自有其穿透力……》果然,电影一推出后,便赢得评论界好评,也为碧翠丝侯蒙演艺生涯开启一个美好开端。此外,侯麦的《双姝奇缘》和《绿光》也看得到她的身影,1998年又在《秋天的故事》与玛莉瑞莱(《绿光》女主角)飙出好戏》侯蒙日后并执导、制作电影,跨足不同领域。 光《克莱儿之膝》,碧翠丝侯蒙就足称是侯麦电影中,最美好的女性形象之一。说碧翠丝侯蒙是侯麦御用女演员,不单指演员特质受慧眼器重得以高度发挥,亦是彼此生涯系谱的默契与寄托,更像侯麦有时放她出去散散心,也许换换表情,但透完气之后,还是要回到他的电影里……好好谈一场恋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