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邮差总按两次铃

《邮差总按两次铃》马达逻辑

邮差总按两次金令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 / 美国 / 1981 导演:鲍伯赖佛森 演员:洁西卡兰芝、杰克尼柯逊 奖项:斑比奖国际电影奖等。 与梅莉史翠普同年,近年拿艾美奖拿到手抽筋的洁西卡兰芝,1976年出道登 上大银幕,主演了商业巨制《大金刚》,打响知名度,却也付出代债’好些年 摆脱不掉金刚美女的花瓶形象。 直到1982年,她各以《法兰西丝》、《窈窕淑男》提名奥斯卡女主角、女配角,并凭后者夺魁,粉碎花瓶的漂亮出撃,落款为一则好莱坞传奇。 虽说小金人加持的1982年,史册上理应记载为洁西卡美女「开窍」的分水岭,但我们往回看,1981年问世的《邮差总按两次铃》,其实就注满了蓄势待发的「洁粒子」。 没错,多场激情戏她宽衣解带露了毛,依世俗眼光不免难跟精湛接上线。然而综观洁西卡兰芝生涯作品-我们会发现,洁美女情绪模式的建立,是从邮差按铃那一刻所开始。 我常常说,表演风格与明星魅力密不可分,观众买票进场就是要看茱蒂福斯特锁眉功、看莎莉菲尔德爆青筋。从洁西卡兰芝两度登上奥斯卡颁奖台,’轻划双肩、左右腼腆顿步的姿态来看•这位模特儿出身的女星,即便包得紧紧,也懂得如何搅拌出引人发痒的魅力。 对很多演员来说,「表情」的起点,不完全是五官,比方:喉咙拧毛巾,珍芳达表情应声揪起,莎莉菲尔德要发怒,准是在腮帮子点一把火。我们姑且将这些部位称为马达,洁西卡兰芝的马达,性感多了,在肩膀、臀部和脚踝。 改编自文学名著的《邮差总按两次铃》,戏中的西洋潘金莲——科拉,早年由西蒙仙诺、拉娜透纳诠释过,当然,法国出产的西蒙是铁证如山的演技派,拉娜透纳也非省油灯,但相较正值花卉盛开期的洁西卡’这位后辈身上,确实更具备改造科拉的优厚条件:性感、丰腴、多汁,以及任何你想得出来的美女形容词。 科拉算不算一个标准的得奖型角色?仁智各见,起码摆在眼前的,是洁西卡兰芝毫不浪费这宽衣一夏给予她的可能「好处」,就拿她与杰克尼柯逊在厨房干柴烈火的一场来说,这款动感、解放、挑战运动细胞的演出,是身为美女的牺牲,亦是作为演员的敬业。套句某本书说的:底片几乎燃烧。 透过多场涕泪内心戏,洁西卡有效建立起左右顿步的马达逻辑。她的美色,使杰克的痴情十足可信,当她哭着对杰克说:「我不想怀他的孩子。」表情之委屈细腻,朝杰克尼克逊双眸里激荡出爱情的回馈(天晓得这对杰克老兄来说并不容易),洁西卡美女的演技慧根,也在那一刻熊熊奔窜上天。 演过太多邪气恶汉的杰克尼柯逊,或许「厮磨度」未与洁西卡塔尔成共识也或许乘机吃了她不少豆腐。但放远来看,更上层楼的洁西卡才是赢家。 这是个完整度极高、性感指数爆表的绝佳演出,一点不输当年奥斯卡影后五强,影艺学院不敢提名洁西卡,或许是顾虑圈点一个穿太少的美女,似乎有违逻辑。 后来,洁西卡兰芝凭《蓝天》摘下奥斯卡后冠,却因对手不强,被归为走运影后。这论调本不公平,毕竟她另于《父女情》、《家园》的深刻动人,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有趣的是,80年代好莱坞导演对她最着迷的,居然是背影,《法兰西丝》、《窈窕淑男》、《家园》、《父女情》、《男人止步》这些电影,均凑巧以她背影作为影片结笔。 这个《邮差总按两次铃》办不到,因为片尾她死了。
Read More